「周叶」如果你追到我01

*又名《他还是个孩子,千万不能放过他》

*脑个轻松的新坑缓解瓶颈期无时不刻想自杀的症状。

*师生恋,1V1,私设如山,全文不会超过6万字(应该

*叶追周啊叶追周~恶趣味啊恶趣味~

 ------------------------------------------------------


“这一段课文,就让周泽楷同学来为大家朗读一下。”

讲台上的叶修扫着狐狸尾巴说道。

 

四周一阵窃窃私语,周泽楷抽出课本起立。他把书竖起来捧,十分端正地挡在面前,然后眼不见心不烦面无表情地棒读道:“我……先前……偶一想到爱,总立刻自己惭愧,怕不配……因而也不敢爱某一个人……”

“嗯。”

“但看清了他们的言行的内幕……便使我自信我绝不是必须自己贬抑到那样的人了……”

“嗯,所以呢?”

周泽楷清心寡欲地念最后一排:“我……可以爱。”

“嗯,嗯,很好。”叶修鼓掌,示意他坐下,“这是鲁迅先生向他的学生许广平剖白内心情感时所写的句子,表意直接却不露骨,诚实并且深情,由此我们可以得知,师生恋并非是一种悖逆伦常的现象,敢于直面自身最真挚的内心,大踏步跨出旧教条的壁垒,这才是当代文人应有的风骨。”

台下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有人举手:“可是老师,许广平是小三啊!”

“肤浅!”叶修说,“何谓小三?是破坏他人爱情、婚姻或家庭的、丧失羞耻感与道德心的一种卑鄙小人。许公与先生同甘共苦,生死相随,不但给予先生深切真挚的爱情,也为先生毕生的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们是忠贞的灵魂伴侣,是不折的精神支柱,这是当代文学之幸,你们懂不懂啊?”

“可说到底在形式上还是小三啊!”

“哎呀你们这群小崽子真是顽冥不灵,”叶修恨铁不成钢地说,“怎么就揪住形式不放?拘于一隅,固步自封,就说你们是不是歧视师生恋吧?”

“不是啊~”一个女生笑嘻嘻举手说道,“老师,我们连同性恋都不歧视,怎么会歧视师生恋呢?”

话音落地,全班哄笑一片。

“感谢你的支持。”叶修老神在在,呵呵一笑,“那要是同性恋和师生恋一起呢?”

“哇~~”起哄的声音更大了,几个男孩子也混进来啪啪啪鼓掌,“也——支持——!!!”

台下的杜明用笔记本遮住脸,拿胳膊肘捅捅周泽楷,悄咪咪说道:“哎老大,你别生无可恋了,看见没,这么多人支持你和叶老师呢。”

“……”周泽楷说,“呵呵。”

叶修扔了手里只剩屁股的一截粉笔头,重新去纸盒里摸出一根新的,夹香烟似的夹在修长白皙的手指间:“不愧是新时代的大好青年,大家的思想都相当的开明嘛。我没有资格为特殊群体代言,但还是要感谢大家的平等对待,谢谢大家啊!接下来我们继续说鲁迅……”

“老师你也很开明啊!”有同学意犹未尽,继续打岔,“说说你的恋爱标准嘛!”

“老师!是你的学生,也有机会吗??”

叶修转过身来拍拍手上的粉笔灰:“这个问题是谁问的?”

“透露一下嘛~!”

叶修的目光扫过周泽楷不由自主略带点紧张的俊脸,坦然答道:“没机会了,为师已经心有所属。”

“嘁——”学生们嘘声一片。

“叶老师,您平时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单独行动的!就别骗我们了!”

叶修大惊:“你怎么知道,莫非你跟踪我?”

“叶老师,你都没有手机,谈恋爱怎么可能会不用手机呢?不可能啊~”

叶修不解:“怪哉,谈恋爱怎么就一定要有手机??”

周泽楷打了个相当优雅的哈欠,趴到课桌上准备睡觉。

“嗯咳,”叶修严肃地清嗓,手握成拳在嘴唇边碰了碰,挖心掏肺地说,“傻不傻?逗你们呢,说什么你们都信,可见你们的是非观被塑造得有多么扭曲。老师我的毕生情感已经献给了祖国伟大的教育事业,就为了拉扯大你们这群小崽子,够意思吧?”

“嘁——”再次嘘声一片。

“叶老师真是太能了。”杜明不禁感慨,“看他站在讲台上道貌岸然的样儿,也确实有那么几分赏心悦目。老大,对此我不禁要好奇,他究竟是怎么放下身段追你的啊?”

周泽楷:“……”

杜明失望地撇嘴,拿出手机操作一番,举着屏幕递到周泽楷眼前:“老大你看,这是我校人流量最大资讯最真实权威的论坛,这个亮闪闪的置顶贴上面就说,叶修是全校女生想与之谈恋爱排名的第一名!理由是他收入又高又稳定,人不沉闷有能力,知识渊博学历高,有难以被察觉却又分明细致入微的体贴,还有貌似欠揍但又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可爱。最是那一挑眉的风情,那随性挽起的衬衫袖口,那截优美白皙的小臂,那薄而修长的双手,那均称合度的身型,那形状美好的长腿,仿佛一朵矜贵的名花,禁欲的气息扑面而来……”

周泽楷不堪忍受地抬起眼来,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然后下面的跟帖都是表白啊,哦不对还有掐架!我靠,这是在掐你啊!老大我念给你听啊!”杜明大为兴奋并大为惊叹,“这条,‘你们这群花痴,迷妹滤镜不要太厚!叶修哪有周泽楷帅?不要以资产多寡划分高低等级!你们这是在引起阶级矛盾!’这条,‘我支持周泽楷!周泽楷寡言强势有担当!这贴讨论的是想嫁的男人而不是想娶的男人吧,实践出真知,你们该去亲眼见见叶老师,听听叶老师上课,听完你就能明白为什么了!’还有这条,‘食屎吧你,我们楷哥凭什么排第二!叶修再美再可爱,也不能摆脱他是一个战五渣弱鸡的事实,他是注定要被我们有六块腹肌的楷哥压的!’咦咦咦,真的吗?老大你什么时候练的六块腹肌??”

周泽楷:“………………”

“还有还有这什么,‘叶老师,我感觉周泽楷老是对您爱搭不理的啊!放弃他吧!我是您忠实的迷弟,好想好想和您谈恋爱,实在不行被您嘲讽一顿过过瘾也是极好的’,哎呀我的妈妈这人可真是病得不轻……”

“第五排的杜明小朋友,”讲台上矜贵的名花开口了,“你在偷偷摸摸嘀咕什么呢?勇敢地站起来大声地复述一下,记得要声情并茂哟。”

杜明:“……”

 

当天下午,本市某知名大学最具权威的民间论坛。

“惊爆!三角恋情错综复杂,文学系某男生当堂叫板校草周泽楷!实力告白叶老师!言辞热辣恳切!有图片音频为证!实锤!详情戳!!!”

文学系大四宿舍里的某男生:“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杜明别嚎了,”吴启靠在床沿上抠脚丫子,“我们这宿舍楼隔音不好你又不是不知道,整栋楼都听见了你的质问,但大家都回答不出来,你为何还不死心?”

“呜呼哀哉!人生到此,天道宁论?于是仆本恨人,心惊不已,直念古者,伏恨而死啊——!!!”

“你背恨赋也没有用吧。”江波涛无情地说,“快起来,你这个月的袜子还没洗,它们都要生小袜子了。没记错的话这是属于物种入侵吧?一旦事态发酵失控,这股令人心悸的酸臭味就将攻陷我们的家园……”

杜明只好爬起来洗袜子。

“说起来,发这个贴的人还挺有趣哈,看这个看这个,”吴启指着他自个儿的电脑屏幕示意群众们凝神观看,“这个很厉害嘛,‘加精音频福利,周泽楷本人亲自朗诵鲁迅情书,声控的灵魂收割机’,哈哈哈哈。”

一直没有吭声的灵魂收割机:“……”

在这群情无声激昂的一刻,突然响起了一段悠扬的歌声,满手肥皂泡的杜明接起了手机,两秒钟后一个哆嗦将手机滑了出去。

吴启顺手捡起来,一看来电显示,不禁肃容。他举起手机贴到耳边:“叶老师您好,请问您找杜明有什么事吗?哦是这样的,杜明他在洗袜子,不方便接电话,哎哎,好的好的,啊?啊?他没事……他没受到什么惊吓,真的,谢谢叶老师关心……啊?呃,老师您等等,我看看室长在干啥。”

吴启捂住听筒,伸长脖子对周泽楷比口型:“叶……老……师……找……你……怎……么……说……?”

周泽楷面无表情,实力拒绝。

“就……说……小……周……在……大……号……”江波涛察言观色,比划回去,“刚……进……去……”

“OKOK。”吴启比了个手势恢复通话,“叶老师啊,我们室长上大号去啦,什么时候出来?不知道啊他刚进去哪!哦,哦,我跟他说就行!行行,老师放心,没问题没问题,老师再见!”

杜明犹如惊弓之鸟:“怎么了怎么了,叶老师说什么?”

“召唤老大去他办公室呢,”吴启说,“说是有一些有趣的东西要邀请老大一起观赏。”

“有趣的东西?”杜明心有余悸,“他会不会又指着他的电脑开机键说‘只要我按下这个按钮你就是我的人了’……?”

周泽楷:“……”

江波涛转过头:“小周你去吗?要是实在不想去的话,我打电话帮你回绝了吧?”

周泽楷摇头,关上笔记本站起来:“不用,我去。”

 

文学系的叶修,全校闻名。此人乃是一个大写的牛逼,现如今不过才二十五六的年纪,却已经荣登副教授宝座。这还不是最牛逼的,最牛逼的是文学还不是他的本专业,隔壁的隔壁的法律政治学才是他的老本行。而这位法学博士为何得以在文学系混得如此如鱼得水风生水起,这事还要从三年前说起。

三年前发生了什么呢?周泽楷入学了。

新生入学,首先要举办一场充满爱与希望的欢迎仪式来体现学校的办学理念,周泽楷作为才貌俱佳的新生代表,甫一上台就接受了广大如狼似虎的男女同胞们热情的眼神洗礼与起哄欢呼。周泽楷在上面慢吞吞地念稿子,小姑娘们在下面拍照片录视频,一片和谐互助其乐融融的美好景象。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

大约是周泽楷的那份稿子过分生动形象地描绘出了未来学校可令人激动不已热血澎湃的壮丽蓝图,又或许是那优美深刻的遣词无意之中触动了老教师对昨日过往诸多酸甜苦辣百味陈杂经历的丰富情怀,总之某一位教师就被这缺乏感情的演讲所折服,两眼一直头一歪身子一软,就从教师席的凳子上“啪唧”拜倒了下去。

彼时叶修已经小有名气,不过尚且还是个法律系的年轻硕士生,他闲闲散散坐在他导师兼校长冯宪君的旁边,一边抖腿一边欣赏台上念稿子的小美人,然而还没等他看出什么名堂来,另一侧坐着的人就自个儿滚地了。

叶修一惊,连忙转头去看:“哎哎哎老张老张,你怎么下去了?”

地上的张益玮脸色煞白冷汗直冒,一瞬间就喘成了个破了的抽风箱,叶修赶紧蹲下去把他扶正坐好,一边问:“你的沙丁胺醇放哪儿了?快快快,我给你来一口。”

破抽风箱喘着气:“外套左边口袋……呼呼,喊、喊一下救护……”

“好好好喊一下救护车!”叶修一边摸口袋一边冲旁边打眼色,示意拥有硬件设施的冯宪君赶紧帮忙。他把气雾剂递到张益玮面前,“来赶紧地!别慌啊,先吸一口——”

教师席这一块出现了小范围骚动,台上的周泽楷刚念完稿子,尚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他呆呆眺望着发生骚动的方向,此时叶修正好缓了口气抬起脸来,两人目光在半空中仓促相遇。

“别急——先下去吧。”

叶修冲台上的小美人如此比划道,顺便附赠了一个具有安抚性质的温和微笑。


TBC.

评论(29)
热度(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