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绸缪(上)

*国际刑警周X军火贩子叶,鸡肋的ABO设定,私设如山 

*搬用九十年代背景,灵感来自Lord of War

*后文【 绸缪(下) 】

 

(一)

南非西海岸,利比里亚。

这里有全世界最丑陋的椰树与堆成山蚀满腐锈的暗红色集装箱,也有遍地都是的独裁武装政权和唯利是图的非洲军阀。说的难听点,这里是草菅人命混乱不堪的修罗场,是非法交易漫天飞的野蛮原始社会;说的好听点,这里是黑人冠冕堂皇呼唤爱与希望的自由之地,是军火走私贩的金库和天堂。

腥涩海风黏滞的蒙罗维亚海岸有着纠缠着海藻的肮脏沙滩,远处是密集刺耳不知休止的枪声,近处是铺地毯般铺满金属弹壳的烂泥路面。密码箱,枪支,美金,以及黑西装,元素齐全,气氛到位,只差两句客套握手言欢,就是一场你情我愿的,无可挑剔的,非法的,并且数额不小的军火交易了。

叶修比较追求更高一层的完美,他十分为难地看着面前一列塞满了钞票的手提箱,用手整理衬衫领口,把话说得诚诚恳恳:“您好,我似乎应该说过,不接受现金付款吧?”

面对着一个敢在人能随便杀的南非单枪匹马卖军火,并且说话还很有腔调的Omega,对面的黑人笑得露一口白牙,相当不怀好意,相当理直气壮:“手脚不缺,提走自己去存不就得了。”

“……”叶修望天叹气,“这是在开玩笑吗。不说存款额度和银行在哪,光这八九只手提箱,我要是都给拎上,该用哪只手来拿枪?”

“这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黑人径直去捡枪盒里的伯莱塔M92开始更换弹夹,扣拉换膛的动作弄得金属弹片“喀啦”直响,“非洲欢迎军火商人,尤其是您这种——聪明的军火商人。弹雨将不沾你身。”

“我倒不是在担心这个。”叶修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枪口,再看一眼手提箱,“我这可是在做非法交易,需要保障自己的人身安全。带着黑钱到处跑,遇到警察怎么办?”

“叶先生,您在说笑话吗?”黑人停止摆弄枪支,怀疑地看过来,一片黑里眼白十分刺目,“您会害怕警察?”

“可不是,怕得不得了,一群禽兽Alpha,能不怕吗?一点儿也不想被抓住啊。”叶修说的可是来自心底的大实话,他伸手将枪盒关上往回拿,认真提议道,“听我的吧,把钱分散打到我给的海外账户上,打完了枪归你,不然这生意没法做了。”

“……”黑鬼面色一沉,直接举枪指他脑袋。

“用枪口抵住这个地方……是没有用的。”叶修竖起食指拨开太阳穴旁的枪口,无奈道,“就冲你这行为,从今往后,没有打折也没有包邮。要我服软可以,这次的货源减少一半,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我就不空投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去我那儿拿吧,还有,送辆车给我,这样……”

叶修说到一半自动消声,他的絮絮叨叨被凛冽的枪声掐断,鲜红温热的血液飞溅上他的脸颊,面前的黑人抽了骨般软趴趴地倒下,叶修懵了两三秒,蹲下身捡起散落到地上去的他的商品,姿态随意且漫不经心地用西装的袖口擦去枪身上的血珠,等着来砸场的警察先生走近。

亚光黑色的绑带军靴停在叶修身侧,带起一点点血腥气的风。叶修侧头看了一眼,接着不慌不忙地,慢吞吞地掂着枪把站起来,他仔细打量来人,还很吃惊似的:“怎么这儿都能遇见你,咱们这么有缘?”

周泽楷看着他演,意味不明地哼着鼻音答了一声:“谈生意?”

“哪能呢。”叶修回头冲他一笑,张口就来,“我来大非洲旅游,当地居民很好客,这不正在手把手教我辨认枪械口径,还没闹明白你就把别人给崩了,小周真是不懂事。”

周泽楷直接拆台:“这些钱?”

叶修面不改色:“学费啊。”

“别废话。”周泽楷不吃这套,他直奔主题,“抓到你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叶修轻轻吸了口气,惆怅地看着他,“老规矩,做吧。”

 

(二)

这世上有一类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非常非常地有原则。

例如,国际刑警周泽楷,一个年轻且强势的Alpha。金钱、权力、美色或者名誉,都不能买通他。想要买通他——得用“叶修”。一打一个准儿,保管喊得动,只要情报份量足够,为你卖命都不是问题。

这条原则听起来像是玩笑话——叶修是谁,查一查也不难发现,不就是个做石油生意的,有点名气的C国商人,如果非要说哪里有点超凡,那就是这人是个Omega。

当然,在周泽楷眼睛里,除了性别,这些信息显然都是挂名幌子,单纯用来掩人耳目用的。

对于叶修走私军火,国际刑警组织没有确实证据,自然也不能下达红色通缉令来满足周泽楷你追我赶的游戏愿望,周泽楷的这种行为顶多只能叫“追逐”,连“追捕”都算不上。不过周泽楷本人不介意直接叫“追”,周泽楷追叶修,好听又贴切,真实有味道,还顺带渲染点桃粉色的绮思,很合他的意思。

俗话说军火商贩卖死亡,叶修比较特别,他给周泽楷的解释是“我在贩卖生活必需品”。这话乍听来觉得伪善,不过等走一趟非洲或者中东感受生活,周泽楷立马就被策反,觉得这话乃是真理。用枪支制造死亡可以有很多种动机,恶意、裁决、或者正义,不过不管是哪种都万变不离其宗,都想着“去死”然后开枪。你想要我的命,我当然也能想要你的命,人人平等,难道没有了枪械,人类就不再自相残杀?

但也因此,他无法再以正义或邪恶来定义叶修了,周泽楷作为国际刑警,好像也就跟着失去了追着叶修跑的立场。好在周泽楷天资聪颖,开窍开得早,不能玩警察追坏蛋,总能换个法子,很朴素,就叫“Alpha追Omega”,总之要跟紧他,说是“求偶”也没所谓了。

先开始叶修也奇怪,问周泽楷这是什么意思,周泽楷诚实地回答说,你是嫌疑人,叶修说追着嫌疑人跑我能理解,但哪有非要和嫌疑人做爱的道理,周泽楷就说我乐意。叶修一听,也就释然,他也不是寻常人,接受设定接受得很快,何况周泽楷确实罕见地优质,互相占占便宜也挺好,尤其发情期那几天,再没有更经济适用的法子了。于是他陪着周泽楷拟定条列1234,说好了逮着一回给操一回,超级玛丽吃金币似的,各种PLAY都给弄成奖励制度,就等着时机成熟叶修松口最后一发上本垒,到生殖腔观光游览一次,然后打个标记功德圆满。

虽然A情O意也是原则,但是目前这两人的明面身份是“国际刑警”与“走私军火嫌疑犯”,做什么事都不能少了火药味与戏剧性,证据是要搜的,茬是要找的,不然见面除了做就没有别的了,也不太利于发展感情。

于是周泽楷又去看那一排塞满钞票的手提箱,首先表示关心,他问叶修:“怎么办?”

叶修本来也不知道怎么办,可周泽楷来了,问题就简单了:“你帮我啊。本来他收下了就好,可惜被你一枪毙了,这么多钱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回去,你不是警察么,就助人为乐呗。”

周泽楷表示怀疑:“你怎么弄来的?”

叶修理直气壮:“别人帮忙带来的,现在走了。”

赃物是钱,这很好办,叶修的手段能轻易糊弄过去,只要不是在叶修身上发现大量的违规武器,都不能算是逮着了他走私军火的证据。周泽楷这次来得稍微迟了点,等他到了,叶修已经货物离身,干干净净。没什么实质性进展,周泽楷有点失落,只能先揪着叶修玩儿了。

“这次,卖给谁?”身份摆在那儿,PLAY都不用事先商定,周泽楷就做刑警样子,迅速进入角色,开始象征性盘问叶修,“恐怖分子?”

玩儿谁不会,叶修最擅长,他抬手去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好心给他科普:“我从不卖军火给恐怖分子和平民,不过对于战乱地区的政府、反政府武装政权或者游击队组织,我一向有求必应啊。”

“政府,反政府,都卖?”周泽楷眨眨眼,还挺有求知欲,“他们不打你?”

“他们怎么舍得打我?”叶修奇道,“他们只会互殴,我只会赚钱,挺纯洁的。”

周泽楷就笑:“认罪了?”

叶修也笑了,伸舌去舔一口周泽楷的耳廓,吐着热气说:“哎,怎么,调情的话你也信啊。”

 

(三)

Omega都说自己在调情,Alpha这时候也用不着多话了。周泽楷相当干脆,直接拎着叶修爬上公路口边上停着的派拉蒙,不知道是不是南非这火爆野蛮的氛围起了加持作用,周泽楷甩上车门的动作都透着一股子不得了的野性与性感,看得叶修不由自主地咽了口水夹紧腿,本能地靠过去紧紧贴住周泽楷,细细喘着气询问他的要紧事。

“我的钱就那么敞那儿可不行,你快叫人给我收拾好,听见没?”

周泽楷敷衍似的“嗯”了两声,直接把叶修摁倒在后排座上,伸手就剥他那件价值不菲的条纹黑西装。叶修也不能由着他弄,像是要证实西装和刑警制服谁更好脱似的,迅速上下其手折腾起周泽楷的皮带扣。

叶修图懒没打领带,衬衫的领口很容易就被周泽楷扒拉开,依次吐露脖颈锁骨和胸膛,每一寸都白皙嫩滑又可口,一眼望去秀色可餐。周泽楷看了眼,垂头亲了亲叶修胸口,又换牙齿,直舔得叶修呜呜哎哎上下一起湿,大大方方分着腿往人身上缠,又蹭又磨,索要爱宠。

这次两人都没赶上发情期,故而把爱做得比较理智,就算外观上这车一震又一震抖得相当厉害,AO信息素的味道也能把别人逼走百米远,周泽楷都能扛得住,做到最后,他还能分神去接个电话。

“嗯啊哦”了一会儿,Alpha的脸色有点不大好看起来,叶修翘着腿勾上他的脖颈,轻轻地蹭着表示关心:“怎么了?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

“任务……塞拉……”

周泽楷皱着眉拉下耳麦,还没说完就被叶修一口啃掉了后话,Omega抻着脖子凑上来吮他的唇瓣,用欠干的语气说正直的话:“你的任务就别告诉我了……身为国际刑警,要有点自觉是不。”

叶修跟他算得清,一点儿情报都不套,真是挺便宜周泽楷的,非常方便你我他,如此体贴入微可持续发展,估计这世上当真再找不到一对儿像他们这样的警察跟嫌疑犯。所以就算这通电话再糟周泽楷的心,有叶修在一边挠得他身痒心痒骨头痒,他也能先抛在脑后十米远,把叶修喂饱再说。

不得不说周泽楷虽然话少,但是很会玩。文字游戏他玩得溜,叶修的穴他也玩得溜,一次不够可以第二次第三次,直到做得叶修满脸泪再也没力气继续撩,本次相见大礼包才算派发完毕。至此双方餍足,可以开始展望下一次千里送真情。

所以,这次的流程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百分之九十五的内容一如既往,热情滚烫甜腻齁人,剩下百分之五不同的内容,就是周泽楷趁着叶修被玩儿累了窝在他怀里睡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含着Omega后颈的腺体发狠嘬了几口——留下点短期标记——毕竟对于一个在乱七八糟的南非乱逛的Omega,这是一款挺有效的保险栓。

周泽楷对叶修上了心,难免就要多操些心,哪怕叶修尚且还表露出一幅我自岿然不动的模样,也不能阻止周泽楷掏心掏肺。

鬼迷了心窍,有啥办法。

只能上赶着对他好了。

 

(四)

周泽楷有下一项任务要忙,叶修有下一单生意要做,事业是男人的生命,各取所需后各奔东西也是非常潇洒带劲儿经久不衰的经典桥段,周泽楷和叶修喜欢演,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一截好剧情。然而有一个故事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缘分这东西着实奇妙,再远都能把人缠在一起,从不打商量。

内战的战火乌七八糟燃遍了整个弗里敦,本就破旧脏乱的砖墙瓦房狭窄暗巷再多一波胆战心惊的枪声作衬。反政府武装对平民施暴,老幼妇孺横死街头,遍地血污与弹壳,尸臭混着高温孕育细菌,置身于此,如同身陷地狱。

叶修有胆,还能打单来此谈生意。舌尖如刃,精妙犀利跟人谈起条件,军火贩子从不下注战争输赢,他有原则,这次只回应政府军,也不怕人寻仇。

漫天黄沙尘土,风里都是血腥味,叶修穿着T恤迷彩裤爬上卡车,架起一条腿蹬在堆积如山的AK-47上,撑着下巴叼着烟看人点数数量。远处枪声密集,半掩半露穿插在破败的瓦房街巷中,歇一阵忙一阵,间杂着惊叫惨呼,竟然还有小孩的欢呼,混在一起十万分的诡异瘆人,叶修半眯着眼默默听了一会儿,垂下脸问人。

“屠杀?”

车侧站着一个带着眼镜还有那么几分斯文气的黑人,他抬头看了眼叶修,相当平静地回答:“是的。是‘革命联合阵线’,他们用小孩杀人,政府军镇压困难。”

怎么个困难法?下不了手杀?叶修没有立场评论,也不会多问,索性保持沉默,他顺着职业习惯听声辨枪打发时间,有一把赫克勒-科赫MP5K,一把AS狙击步枪,无数把格洛克26,混杂着些过时了的自动或者非自动步枪,林林总总许多种,美德苏俄通通有。

叶修在脑袋里给这些枪划分阵营,他越划分越觉得不对劲,犹豫片刻终于又问:“挺有钱的啊,谁在和这群小孩拼?”

“当然是政府军。”黑人如此回答道,“还有一队国际刑警。”

叶修相当不可思议地张了张嘴,叼着的烟“啪嗒”摔进砂土里。

有这么一个说法:联阵的首领嗜杀又变态,他命令下属用枪逼着这些十几岁的孩子强奸他们的母亲与姐妹,或者逼着他们把自己的亲人亲手打死,然后将这些孩子的太阳穴割开往里塞可卡因,让他们生不如死,只能抛弃人性,化身牲畜与魔鬼。

如此耸人听闻,如此令人发指。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革命联合阵线,内战,杀戮,国际刑警,正义联盟,裁决与宣扬。将这些词汇联系在一起,周泽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就不难理解了。

有时候缘分真是吃了屎,叶修还能说什么。面对一群扛着枪杀人的小孩,政府军下不了手,莫非国际刑警就能下得了手了?真当人家是救命神仙呢……他弯腰捡起一把AK-47掂了掂,撑着卡车边缘蹦下来,然后捞一挂子弹挂身上,二话不说转头钻进驾驶室,油门一脚踩到底,雷厉风行弯也不拐驶向砖楼。



TBC.

天天都在写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还能不能好好写掌纹......(跪

评论(20)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