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扇眠森

漂泊止于恋人重逢之时

© 扇扇眠森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The Pray(短Fin)

*反向年龄差,大学周X高中叶

*点文TO: @一块豌豆黄 ,希望不嫌弃!

*后续有车,上车点我

 

(一)

三月春景,山明雪净,垂杨翠缕。新阳熨帖嫩枝,和风淌过耳畔,即便冬日寒气还未全然撤去,也有暖意自人心底萌发,随庭花吐蕊,焕然一新。

春天很美,很美就要欣赏。赏春这等富有雅兴的行为,上至九十岁哲学老法师,下至三岁开裆裤BOY,都非常乐意参与。然而总有一群特殊群体,他们没有资格加入这项明媚忧伤的装逼活动,因为他们上学天还没亮,回家已经深夜,屁股粘在板凳上,全日制光顾练习题作业本粉笔灰,很忙,没空,只能用心去感受人民教师如春天般的关怀,告诉自己“啊,这就是我的春”,也算十分诗意。

高三的寒假不过一星期,而且还不带双休日玩,三月过了还不到一半,手里的教材已经学完了三分之二。大课间半小时,叶修手里拎着一个深蓝色的保温杯晃晃悠悠地穿过走廊,漫不经心地敲了敲班主任办公室的门,听到门内应声,他伸手拨了拨脑门儿上的碎刘海,勉强挺直背脊推门进去。

“来了?”冯宪君回脸过来冲叶修点头,招手道,“赶紧坐过来。”

叶修一看是要长谈的架势,瞬间有些惆怅。他捧着保温杯过去拉开凳子坐下,伸手抹了把脸,没精打采地问:“冯老师,您有啥事啊,还非得密谈?”

冯宪君把红笔搁下,转过跟叶修来面对面:“关于你的保送名额,这事儿不值得密谈吗?”

哦……这事啊。

叶修波澜不惊地说:“还算值得吧。”

你还真敢说,冯宪君喝了口茶咳一声,严肃气氛:“其他人把脑壳削尖了也抢不来的名额,你就不能积极点吗?只要四月底的奥数奥物竞赛拿到全国一等奖,Q大就直接迎你进门。还有一个多月时间,只要你肯多努点力,拿个奖,就可以甩手玩儿了啊。”

听见了没,如今高中挤大学也可以跨过高考直接上,对象就是面前这种可怕的学神。天天上课睡成一头猪,照样在全年级一二名蹦跶,让你特想拆了他的脑子安自己身上。

叶修听完依旧波澜不惊:“那要拿了奖,五月份就能开始玩了,假期这么长,我玩点什么好?”

对于这种把奖项直接当囊中物的态度,冯宪君已经见惯不惊,但听叶修这话好像有点搞头,于是冯宪君帮他思考道:“抽空谈个恋爱?”青春期不都爱早个恋啥的。

“……”叶修说,“老师,我还年轻着哪!”

冯宪君谆谆善诱:“这和年不年轻没有关系,成年了就行了,春天是万物交……复苏的季节,挺适合谈恋爱的。只要你肯努点力,拿个奖,不就可以谈了吗?”

叶修听完直摇头:“唉,谈不谈都无所谓啦。老师,大课间半小时我一般都用来补眠的,能用下节课时间补回来吗?”

冯宪君一听很有搞头啊,对付叶修这种太有个性的青少年儿童就该采用迂回的教育方针。他灵机一动顺水推舟:“你答应老师这周末去Q大走一圈踩个点,见见人问问好,下节课就让你补,补一个上午都行。”

叶修立即坚决地:“好的好的冯老师,答应答应。”

 

(二)

就这样到了周末,失去了睡懒觉资格的高中生叶修裹着旧色围巾,叼着棒棒糖精神不济地来到了Q大校园。天蓝如洗,云白如絮,衬着樱花开得正好的中央大道,一片春的粉嫩春的生机,好一幅学府美景。

叶修对美景兴致缺缺,他打算去给招生办公室的老师随便扯两句就撤退,四处随意转转都懒得。直接找人问了行政楼的位置,叶修径直前往目的地,上楼问了你好我好,回答了点相关问题,叶修就干净利索地准备跑路。

他刚把杯子放下,冲老师点头微笑致了打算撤离的意,旁边的门就被推开,门外走进来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叶修下意识扭头去看了一眼,随即一愣。

这人长得真好看。

面前拿着资料的男生生得一副好皮相,眉目俊美,玉树临风,一身气质,完全是校草的款。此帅哥向着屋里几个老师点头问好,走过来把纸单和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看见叶修坐在这,乖巧地冲他有礼貌地笑了笑。

叶修猝不及防被放了电,坐在原地眨了眨眼。

之后帅哥没有多留,简简单单地推门出去了。叶修回过神,一看当下机会大好,不突兀不尴尬,他赶紧跟风一起屁股离凳钻出门缝,在走廊上左右一看,恰好与帅哥背道而驰。叶修暗道一声可惜,掉头先去洗手间解决人生大事去了。

完事下楼,叶修站在台阶上观望片刻,打算原路返回。他沿着顶头长满七里香的回廊向前走,这条路非常文艺,繁花斜缀,清香萦绕,春风拂过他的发梢奔涌向树影斑驳的街道,头上还有稔秾渐次的樱花,如雪漫扬,整体效果梦幻且浪漫,这环境很适合用来告白。

于是叶修得偿所愿地围观到了一场告白,被告白的对象不是别人,正是刚被他赞叹过“好皮相”的帅哥。

叶修有点好奇,不禁驻足观望。

实际上也就那么回事,满脸通红的女生局促不安地递上一封粉蓝的信,对面的帅哥面色有些微微的尴尬,数次开口却啥也没讲出来。叶修觉得他应该是想拒绝,果然,帅哥最终抱歉似的笑了下,然后举起两只手摆了摆。

虽然全程一句话没说,但单看他按部就班的姿态,很有股子久经沙场的淡然。

不简单啊?旁观的叶修咋舌地想。

然而帅哥似乎察觉到了叶修过于深刻而富有哲理的目光,漂亮的眼睛穿花分柳地看了过来,他看见叶修,慢半拍地愣了一下,叶修当场被抓个先行,居然也没有不好意思,咧嘴冲他一笑。周泽楷哑了,随即认出这个盯着他看的纤瘦少年就是方才楼上坐在一旁沙发上的那位,他一呆,耳尖忽然开始泛起粉红。

——等,等等啊,怎么了这是?

叶修跟着瞪圆眼睛,心说他害羞个什么啊?他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十分想喊救命,迅速冷静地想了想,叶修决定路见不平,绕道而行,挥手再见,赶紧一路小跑着溜了。

 

(三)

周一放学,叶修拎着两只书包等苏沐橙去街对面买奶茶,他举目四顾,姿态相当随便瞅了眼旁边的告示栏,这一瞅却让他的目光一下子黏在上面扒不下来了。

周泽楷,Q大大三数学系,兼职家教。

呵哟!这不是那个纯情小帅哥吗?真·人生何处不相逢!叶修心道有意思,迅速在脑内记下了联系方式,回家兴致高昂地开展了约教工作。

 

一枪穿云:

你好,具体教学内容就是高考大纲?

一叶之秋:

奥数为主的,高考内容无所谓。

一枪穿云:

……

一枪穿云:

行。

一叶之秋:

哎,你物理咋样啊?我这还有个奥物比赛呢,就当临时抱佛脚了。

一枪穿云:

……

一叶之秋:

别怕,肯定给你加工资。

一枪穿云:

……不是。

一枪穿云:

……算了,好。

 

周泽楷觉得对面一定是个非常嚣张的小孩,做作业要把脚丫子举到墙上抖的那种。当他在万里无云晴光潋滟的周日敲开嚣张小孩家的家门时,没有一点点防备,他感到了一阵难以言表的惆怅。

那个全程围观了他被告白的小孩顶着一头不羁乱翘的墨发,套着一件不甚合身的T恤,在门口摆出一个“约吗”的造型,笑着问他:“哟,来啦?”

周泽楷:“……”

叶修侧身放他进门,弯腰给他找拖鞋,交代说:“这儿我和我妹一起住,她现在出门陪同学浪去了,你放轻松,不用感到紧张和拘束。”

我有什么好紧张和拘束的?周泽楷看他一眼,沉默地进门换鞋,掏出准备好的讲义资料放桌上,示意叶修过来坐好开始上课。叶修倒难得没有皮,给面子地配合了他的行动力,老实过去开始拿纸演算,两道题过后,周泽楷没有一点点防备,再次感到了难以言表的惆怅。

这个小孩做题并没有抖腿,相当令人欣慰,并且像这种学习水平,显然是没必要请家教的。周泽楷已经断定他被叶修请来并不是巧合,但问题是这不是没事找事吗,难道说动机只是为了好玩儿?

没事找事的叶修冲他无邪一笑:“小周老师,不然明天你把高数教材拿来我试试吧?”

 

(四)

叶修找冯宪君打商量,说自己请了个家教火箭冲刺奥数奥物竞赛,看在他如此热血沸腾奋勇拼搏的份上,可不可以不来学校上下午以及晚上的课程。冯宪君心塞地考虑了二十分钟,惆怅地吃了两颗药,同意了。

叶修心情大好,随即十分高效地联系周泽楷,询问他的课表安排,一边“约吗小周老师”一边“没课是吧知道了那就这样”地霸占了周泽楷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小周老师人老实巴交,稀里糊涂就全都应了下来,等他放下电话,硬是发现连个打篮球的时间都不翼而飞。

周泽楷严肃审视了下“为何叶修可以闲成这样”的现象,他稍微思考了下招生办公室和奥数奥物竞赛之间的关系,立刻就得到了答案。他不讨厌去叶修家里做家教,这小孩可谓是天赋异禀,解题思路清晰新颖,看他演算题目胜似一种享受,也不怎么费口舌之力。为即将翱翔的雏鹰助跑,他也挺乐意的,何况小孩并不招人厌,于是心里平衡了,心说那就顺其自然。

叶修给他端果汁过来,坐在他旁边晃着腿,姿态状似老实乖巧地问:“哎我说你,是不是常常被女生告白啊?”

周泽楷一愣,看着他:“……”

“别不说话,就冲你这脸,我要是个女的,就算肤浅了点也得去试试,万一成了呢。”

“……”周泽楷心情复杂地摇头,“不。”

叶修不敢置信地:“什么?你看不上我?”

“不……”周泽楷有点犹豫地说,“你不是女……”

叶修更加不敢置信:“我不是女的你就看不上我?你这是性别歧视!”

周泽楷张了张嘴,有点面热:“我不是……”

叶修怜悯地摇摇头,打断他:“算了小周哥哥,别说了。你一定是青春期还没过完吧?我都替你妈妈着急。”

周泽楷沉默地想,什么啊?现在的小孩真是好早熟。

 

(五)

月底惯例有月考,叶修前所未有地关注了下成绩单。看到结果后他兴冲冲地借了苏沐橙的手机,把成绩单最顶上那一行拍下来,用短信发给周泽楷,结尾还多编辑了一句“吓哭没”,可以说是非常的不谦虚。

周泽楷正在自习,收到短信,他打开图片一看,顿时非常想笑。这种行为说报喜也算不上,成天盘踞年级第一的人想来不差这点喜,但换成叶修来做,很有点别的意思。周泽楷顺手回给叶修一个哭脸表情,表示心中感佩确实被吓哭,叶修也飞快回复了个墨镜叼烟的酷炫笑脸,当中透着的那股浓浓的得意,带着十足丰沛的青春气。

周泽楷断定叶修的尾巴已经翘上天了,可以预见下次见面小孩脸上“赶紧夸哥”的得瑟表情。

但真是好可爱噢。

周泽楷的嘴角已经脱离他意志的控制,翘出一点收不住的迹象。他翻了翻今天的课表,发现整天下来只有晚辅,犹豫两秒,他决定去接叶修放学。

俗话说生活处处有惊喜,俗话还说风水轮流转。周泽楷准备去惊喜一下叶修,结果造化弄人,轮流转的风水让他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周泽楷站在校门口等,结果收获了无数棵秋天的菠菜。他被看得整个人都不太好,终于决定进去找人。周泽楷询问过叶修班级所在位置后,穿过中央喷泉和电子屏往教学楼走,转过二楼的楼梯拐角,还没看清楚楼梯口瘦高高的身影是不是叶修,他猛地停下脚步。

是女孩子细细软软的声音——有女生……在向叶修表白吗?

周泽楷愣了愣,傻了似的杵在楼梯口,一下竟然魔怔似的动不了,他往前走也不是,往后躲也不太对,认真思考起他要不要试试喊救命。

幸好这边被告白的叶修也比他好不到哪去。十七岁的小孩定力未够,表情就算再冷静平淡也带着点被吓着了的轻微皴裂,他哑了一下,半靠着窗台,像是在斟酌词句,隔了半天才终于开口,声音高低适中,正好给周泽楷听见。

“不好意思啊,我觉得高三还是得以学业为重,你说是吧?”他说得很诚恳,并且微微笑着,非常有礼貌,“另外,我有喜欢的人了,所以只能拒绝你了,不过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

所以只能拒绝……不然你还想怎样啊?周泽楷无语了片刻,心中忽然腾起一些微妙的不安。叶修……这小孩说他有喜欢的人,是真的还是忽悠人的……这个把月来叶修基本和他天天见,这人哪里有空去谈什么小恋爱喜欢什么人,不是瞎扯的吧?

叶修这边说完,礼节性地道了别,拎着书包施施然朝楼梯口走过来。周泽楷思考了下是装作没听见呢还是干脆装作不认识,还没等他思考出来,叶修已经往上一蹦勾住了他的脖颈,乐滋滋地拖着他往楼下带。

“怎么样?比起你那种哲学的沉默,哥这种真诚的拒绝是不是上档次得多?”叶修好不得意,教训周泽楷说,“学着点啊!免费教给你了!”

周泽楷皱起眉:“你知道我在?”

“显然啊,”叶修侧过头看他一眼,语气漫不经心,有点贼地说,“不然你以为这话我对着谁说的啊?”摆明了要让你听见啊。

周泽楷一愣,他迅速地看了一眼比他小了至少三四岁的嚣张小孩,哽了半天憋出一句:“……玩笑?”

叶修“啊?”了一声,又一次用非常怜悯的眼神看回来:“你这青春期真够长的……”

周泽楷只好说:“……小孩不懂,别乱讲。”

叶修不以为然:“谁说我不懂?我看是你不懂吧!小周哥哥,你看这样行不行,以后你要是没课,就常常来接我放学好不好?久而久之,她们就都会来找你告白了,我就安全啦。”

周泽楷:“……”

叶修虽然皮,但做事向来有分寸,但这话暗示性太强,加上周泽楷又不傻。让他无言以对的不是叶修,而是他自己竟然觉得悸动。

莫非他的青春期真的还没过完?

 

(六)

小周老师思前想后,觉得他需要确定一下这种悸动究竟是个什么性质。正好这几天叶修小朋友十分闹腾,整天得得瑟瑟在他旁边喋喋不休索要奖励。高三的小孩是不是都容易憋出病啊?这样想着,周泽楷决定那不如就干点有逼格的事吧,比如去Q大看看樱花什么的。

他这样对着叶修一说,叶修瞪圆了眼睛看着他。

“看樱花……我俩?”

“……嗯。”

“这样可以缓解你的青春期躁动吗?”

“……”

“我知道了,可以是吧?那行吧,依你依你都依你。”

“……不喜欢?”

“不不不,哎哟,可喜欢了。”

于是,又一个晴空洗碧惠风和畅的周日,天光云影下夭桃秾李中,周泽楷直接把叶修拎到了Q大北门的自行车棚。

“这个是啥意思?”叶修指着面前的公路自行车,“我们要玩自行车PLAY吗?这个想法还算挺浪漫的,可是我往哪坐好呢?”

周泽楷有点无言以对。Q大樱花最盛的地方离校门挺远,步行前往显然不太科学,他问了室友借了自行车,说是要自行车PLAY好像也没错,问题是,卧槽原来这竟然是辆公路车吗。

周泽楷为他的不谨慎感到了深深的悲伤,叶修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他围着车转了一圈,兴致勃勃地回头指挥周泽楷。

“来来来,你先推出来,不就是想玩自行车PLAY吗,我可以满足你。”

周泽楷连“……不”都已经不想说,他依言将车推出来,还没等他站稳,叶修已经兴致高昂地凑过来,两只细瘦的手腕一撑,直接侧着身子蹦上了前面的横杠。

叶修还挺周到的:“你尽管来,我会尽量缩着不挡你的视线的,放心放心!”

周泽楷沉默了半分钟,最终接受了这个设定。他长腿一跨骑车上去,两只手臂把叶修圈在怀里,心情复杂地开始了本次有逼格的赏花活动。

周泽楷不知道叶修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这小孩还挺讲诚信,尽心尽力地蜷着背脊往他怀里缩,一边缩还一边乐,一会儿问“怎么样啊挡着你没啊”,一会儿问“你觉得我这办法还算可以吧”,周泽楷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心下像有蚂蚁在爬,像有猫爪在挠,一勾一勾一缩一缩,痒痒地擂着鼓。纷繁飞落的花瓣宛如浅粉色的鹅毛大雪,一片一片泾渭分明地散开,木棉柳絮一样轻缓膨胀着扬洒漫天。花瓣携着清香带着甜腻,深色的卷裹着浅色的,一层一叠揉满周泽楷的胸腔。

叶修见他没反应,皮又痒了,捣乱似的伸手来抢他的车把,周泽楷忍住把这小孩踹下车的欲望,他想了想,把下巴搁上了叶修散落着几瓣樱花的头顶。叶修突然一顿,万分乖顺地安静下来,自行车经过铺满花瓣的坡道,碾上满轱辘的花泥,穿行过繁密纷落的花雨,他把手搭在周泽楷手上,乖乖地歇着不闹了。

 

(七)

这一周的补课时间,叶修的态度相当严肃,他黏在凳子上目不转睛地奋笔疾书,态度端正得周泽楷几乎要以为他们两个之中肯定有个人吃错了药。

周泽楷在叶修这狗窝鬼混了快两个月,拖鞋啊果汁啊寻找食物都不需要叶修指明方向,因此叶修放置他放置得心安理得,连个正眼都不施舍,一脸肃穆地捏着铅笔直尺量角器以一种要将爱与希望洒满人间的姿态玩命刷题。

周泽楷不方便打扰他,面无表情地在旁边撑着下巴陪着叶修写高数作业。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大概是喜欢上了一个嚣张小孩的事实,却被嚣张小孩搁凉菜了。虽说是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但单箭头转化为双箭头,这事情怎么也该通个气,先让双方箭头有个底吧?不然怎么安心学习?

叶修笔尖顿了顿,拿眼偷瞄周泽楷:“小周哥哥,你这个表情是怎么回事?青春期躁动吗?”

周泽楷:“有点。”

叶修:“哟呵,你终于坦然承认了。可别闹我啊,我马上要比赛了,很忙的。你一边玩儿去,别烦我了。”

周泽楷:“……”

这不是欠教育是欠什么!

 

(八)

正直深春的四月末,Q大校园里的樱花谢去不少,还没谢完的也不如前些时日色彩秾稔,在枝桠梢末透出一些棕灰色的蔫去的花瓣,只有剩下的五六株冬樱还依旧艳光逼人,花色稍浓,是最有风韵的深红。花朵缀满每一截枝桠,沉甸甸地半垂而下,挽留住所剩无几的春光。

全国奥数和奥物比赛已经结束一个星期,拿结果也就是这几天的事。成绩没下来之前叶修挺老实地回学校继续上课去了,也没再麻烦周泽楷跑趟补习。

又是一个青空暖阳,天高云淡的周日,周泽楷无所事事,去了一趟图书馆回到寝室,翻着高数教材刷题。早来的夏意已经初见端倪,周泽楷觉得有点气闷,渐渐心不在焉起来,又过了一会儿,手机震动的“嗡嗡”声把他唤醒。

周泽楷搁笔去拿手机,信息内容简单,六个字排开——“帅哥,你恋童癖?”,周泽楷无言以对,他下意识看了眼发件人的号码,突然一怔。

是叶修。

周泽楷点开下面的图片,是一树如伞繁茂的樱花。

他猛地站起来,过于急切的动作勾倒了书桌前的座椅,但此刻他无暇顾及。像是被拍了加速增益Buff的网游角色,周泽楷一路狂奔跑向行政楼旁回廊尽头的那几株仅剩的冬樱。

 

(九)

由于疾速的奔跑,周泽楷脸颊泛起了一层好看的绯红,他微微喘着气望向面前树下的叶修。叶修正站在那儿等他,看见他,也笑了,修长好看的手指拎起一张薄薄的纸单,左右轻微晃了晃,上面散落着的浅粉色花瓣也一起被抖落下来。

“看见了吧?这是Q大的特招录取通知书,我刚去楼上拿下来的。”

“我报了数学系,即将步上你的后尘,小周哥哥,哎不对,学长!”

“哎你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感觉特别惊喜,已经被我感动到无语哽咽啦?”

周泽楷问:“叶修,你喜欢我?”

“哎,你这人,怎么不知道配合啊。”叶修往前蹦了两步,不怀好意地指了指他捏在手里的手机,“我问你是不是恋童癖你还没回答我呢。”

“先回答我。”

“行啊,回答你能缓解你的青春期躁动吗?”

“……能。”

在花繁如盖的樱花树下,叶修露出一个好看的笑。

“哦,那我喜欢你啊。”

 

Fin.

评论(46)
热度(7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