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叶」徒手

*1725衍生,等着下章打脸QvQ
*这个尺度应该不算作死吧,吻都没接啊(。
*就算是个贺文!怎堪相逢今天就不更惹!因为我没写!(你怎么好意思呢



周泽楷出道以来,当然不是没有输过,但像这样迅速猛烈毫无招架之力地被击杀,确实还是头一回。

君莫笑强力膝袭冲上,接着是快到令人发指的散人快打,周泽楷的意识十分到位,也立刻做出应对,但视角抖动得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剧烈,他竟然任何操作都无法出手,甚至连稳住身形都难以做到。

至于这种爆发究竟消耗了叶修多少体力,周泽楷没那个时间去考虑,总之一切都之后再说。不过三秒五确实太快,他的大脑还没来得及思考出有效的应对策略,一枪穿云生命清零。

被压制,被压制到毫无还击之力,周泽楷一共感受了三秒五。

视角变灰那一刹,游戏音效跟着瞬间消失。耳机压在耳朵上,他听到血液奔流的轰鸣,以及剧烈的心跳声。他的大脑还算冷静,但出于强者的本能驱使,这种碾压显然令他的身体紧张到了极点,周泽楷感觉呼吸急促不稳,他松开鼠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有些颤抖的手指。

叶修。

他无声地动了动嘴唇,咀嚼了这个名字三秒,与此同时,一叶之秋被击杀,胜负已分,兴欣胜出。

周泽楷没动,他闭上眼皮靠在椅背上,还在回味叶修的强势与他带来的压迫感。这种感受前所未有,叶修平时确实也很少给他这样的感觉。他舔了舔嘴唇,一种急迫感油然而生。周泽楷在很快的时间里调整情绪接受了失败,百分之零点几的差距卡在他与叶修面前,但他选择性无视了,他更为如此紧张而亲密的势均力敌心动。

叶修。


等呼吸恢复平缓,周泽楷摘下耳机站起来,推开比赛席的门走出去。隔壁门出来的孙翔似乎还有点发愣,轮回其他的队员们已经在台阶下头列队,周泽楷走过去站在队伍末尾,示意江波涛去领队。

轮回止步于两连冠,说不遗憾那就是在骗鬼了,失败固然令人不甘和惋惜,但这一战打得酣畅淋漓是事实,更不说赛后可收获的诸多经验与反思。这场代表着荣耀最高水准的巅峰对决,容不得怀疑和妄论,虽然风格有点跳脱,但叶修确实很强,兴欣确实出色,这些都不容置疑,轮回也必须承认。

两支队伍互相握手感谢讨教,兴欣的队列从来都是瞎排,因此不知是凑巧还是故意,叶修也排在队伍末尾。于是两队从各自排头的人一路握下去,最后的最后才轮到了叶队长和周队长。

前面的人叶修或调侃或拍肩一个个都糊弄过去了,最后面的周泽楷比较特殊,不好糊弄,糊弄了也不会有好结果。于是叶修在他面前站定,率先把左手伸出来,摊在那儿摆了摆,示意对方赶紧来握,周泽楷迟疑一秒,也伸出左手。

两手交握,相当官方地摇了摇,然后松开,各自收回。

周泽楷明白了,皱起眉。叶修装着浑然不觉,认真地看他,边看边说:“小周,你很不错,接下来的天地,都是你的了。”

于是周泽楷用眼神回话给叶修:你也是,我的。

叶修不置可否,稍微凑近点,牛头不对马嘴,顾左右而言他:“现在知道前辈的可怕了?”

这话他刚对江波涛说过一次,却可不是这种语气。刚刚那种属于欠揍,这种显然是属于欠操了。

周泽楷默默想完,没说话,也没搭理叶修,甩手就往选手通道走,叶修“咦”了一声,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隔了一会儿,也耸耸肩跟上去了。赛后还有新闻发布会,小伙伴们都争先恐后地去解决个人问题,于是周泽楷路过了近点的那个被挤得水泄不通的洗手间,相当明确地往远的那个走。叶修很识趣,乖乖地跟在周泽楷后头,也往远的那个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门,叶修径直去了洗手台洗手,他洗得很细致,周泽楷去内间打探了一番发现没人之后走出来,叶修还杵在镜子面前哗哗哗地冲手。

周泽楷靠在门边看他冲。水龙头是自动感应的,叶修把手移开,水停了,他又把手凑过去,又哗哗哗,反反复复玩得不亦乐乎。周泽楷抿紧了唇,抬起脸,不携带表情去看镜子里的叶修。叶修脸皮多厚,无所谓,爱看看,不爱看你就干点啥呗。

于是周泽楷就干点啥呗。他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叶修的手,从水龙头底下拉出来,低下头端详了会儿,果然,叶修的右手一个劲儿地颤,幅度不大,通了电似的,水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淌。周泽楷捏着他的手腕,把他的手拧到半空,示意他看,同时积极地在脑海里想词儿。

叶修十分被动,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头,他斟酌片刻,调动手指,比了个颤抖着的剪刀手给周泽楷看。幸亏周泽楷此时已经措好了词,没理叶修代表喜悦的剪刀手,先把想好的放出来说:“弄成这样,满意了?”

七个字儿呢,满意。

叶修点头说:“把你打趴下,挺满意的。”

周泽楷还是面无表情,他停了下,又说:“就这样?”

叶修哦了声,补充道:“还拿了冠军,满意死了,这波不亏。”

周泽楷:“……”

叶修意识到危机,随即宽容地表示理解:“不高兴啊?那你说怎么办吧!”

这人故意的吧?周泽楷心想。他捏住叶修的食指,还算轻地揉了一下,还没来得及问一句“麻不麻”,叶修先福至心灵了,他把食指蜷回来,留了根颤抖的中指,冲着周泽楷晃了晃,周泽楷一愣,抬起头,看见叶修脸上还附赠给他一个“征询意见”的表情。

周泽楷心里猛地一跳。这能忍吗,这显然不能忍,他一把扯过叶修,转身就把他往内间最里头的隔间里推,进去了,又十分敏捷地反手把门锁住。叶修这儿刚刚经历完剧烈的体力消耗,脚还有点发软,正处于手无缚鸡之力的状态,他顿时大感不妙,连忙解释:“哎哎哎做什么做什么,我不是征求你意见呢吗,你怎么就动手了?哎哟你轻点,撞着我腰了!”

周泽楷幡然醒悟,原来叶修的意思不是“干”,而是“干?”,还是个动宾关系,他再把主语宾语往上面一安,心情顿时大好。不过人推都推进来了,不做点什么岂不是亏本浪费,那不是他的风格。

叶修被卡在墙角,两侧是墙壁面前是周泽楷,他自觉危机四伏,赶紧提醒:“发布会你别忘了啊,你输了,是你们队先出去,我们俩现在这样不合适吧?”

周泽楷不乐意了,有什么不合适的,不是你先来惹的我么,他一只手按住叶修的肩膀,另一只手屈起来用手肘支住墙壁,把嘴唇凑到叶修的耳廓,毫无预兆地伸出舌头在叶修耳廓舔了一口,叶修受惊地“嘶”了一声,奋力抬起两只目前尚还自由的手,猛地一把将周泽楷推到马桶盖上坐下,接着他整个人往前,膝盖卡进周泽楷两腿间,伸手轻轻卡住了周泽楷漂亮的脖颈。

“还没感受够?”叶修自觉这造型不错,乐滋滋地贴到周泽楷耳朵边,“三秒钟就够解决你了,小枪王。”

周泽楷侧头,眼带关怀地去看叶修还在抖着的右手,没有说话。

这下叶修也不乐意了,小伙子怎么不知道配合呢?他将手微微收紧,暧昧地摩挲着周泽楷颈侧的皮肤,一边支起身体跪好,从上往下俯视周泽楷。他的头挡住了上面的灯,发丝被暖光打出一层温和的光晕,脸是背着光的,不过周泽楷离得近,不妨碍他直观地看到叶修故意舔嘴唇的动作。

叶修卡着他的脖子,朝他压过来。

周泽楷呼吸一紧,立刻无法把持地兴奋起来。和十分钟前类似的压迫感潮水般向他袭来,虽然不像赛场上那样剧烈与紧迫,但却因为叶修的靠近,更加直白露骨了。他肌肉绷紧,心跳加剧,喉头发紧,眼神如同浸泡在深海里刮起的飓风,搅起无声的巨浪,不露声色却又暗流涌动。

叶修凑到最近,靠在他耳边说了一声“砰”,接着双手一软,从他颈后交叉绕过去,十分亲密地抱着他,伸出舌头在他嘴唇上舔了两口,舔完了觉得还不够味儿似的,又舔了舔周泽楷凉冰冰的鼻尖。

周泽楷简直无语了,觉得叶修算是相当过分了。他背后起了一层汗,似烫又凉地熨着他,手也不自觉地从叶修腰侧向下滑动,警告意味地掐了一把。叶修寻思着时间差不多了,正缺台阶下呢,收到讯息连忙见好就收,他退回来好整以暇地问周泽楷:“你这行为都算得上逼良为娼了,这下总该满意了?”

周泽楷:“……”瞎说啥呢!

他伸手环住叶修的背脊摸了摸,示意他从他身上下来,叶修倒像毫不留恋似的,以“不关我事”的姿态爬起来站好了,他转身去开门,再转过头把周泽楷拉起来。


“两个人用一个厕所果然还是有点挤哈?”

“……”

“走了,你是队长,可别迟到。”

“叶修。”

“怎么?”

“谢谢招待。”

“不客气,哎我说你怎么越来越不要脸。”

“冠军。”周泽楷不忘再舔个嘴唇表示回味,“恭喜你。晚上帮你,做手操。”



END.


评论(26)
热度(275)